帐号:    密码:
 
    [您是第
112812020年06月29日
位访问者!]
 
当前位置:  首页  旅游专题

寻觅骊靬

2012-06-28 来源:甘肃联合大学旅游学院 浏览:2172

   西汉设置骊靬县,班固《汉书》和许慎《说文》是有记载的。自中外不少学者提出骊靬县故址(今甘肃永昌县附近)是一个安置罗马战俘之地的观点后(详见《人民日报》1989年12月15日第三版:郗永年、孙雷钧《永昌有座西汉安置罗马战俘城》),有关“骊靬”和罗马城、和罗马军团、和罗马军后裔的报道,不断出现于报端,史学家对此也众说纷纭。而“骊靬”得名之争,也即此地是否与安置罗马战俘有关之争。
  早在唐代颜师古注《汉书·地理志》时就说,骊靬县“盖取此国(指大秦)为名耳”。清代王筠《说文句读》引张穆的话说:“骊靬本西域国,汉以其降人置县”。清末王先谦的《汉书补注》也说骊靬“盖以其降人置县”。本世纪初,法国人伯希和称犁应是古埃及亚历山大城(Alexandria)的译音,而日本白鸟库吉也持这一观点(见《中国大百科全书·中国历史》)。四十年代,英国学者德效骞认为,骊靬县应是安置罗马降人的县城。法国布尔努瓦在其1963年出版的《丝绸之路》一书中也引述并赞同德效骞的观点。
  在众多的学者论述中,刘光华的《西汉骊靬县与犁国无关》一文(详见《丝绸之路》期刊1994年第三期)比较全面地引述了近一些年的各家之观点,从中我们可以窥见这一话题争论的大概。
  刘光华罗列了“骊靬”之所以得名的如下这些观点:1、华丽之皮说。2、深黑色之皮说。3、地理形势说。4、骊山之异译说。5、祁连之异译说。6、向往与犁交往说。7、安置犁国人(如随使团及商人来华者、犁幻人和罗马降卒等三方面的人)说。
  刘光华在论述否定了上述这些观点之后,又提出了匈奴犁汗部之说。这可以说是这一争论的第八种观点了。葛剑雄《天涯何处罗马城》(见《往事和近事》,三联书店1997年版)一文也基本上赞同这一观点。
  笔者在考察“骊靬”之得名中却发现,中外学者考证“骊靬”时,都没有将中西方语言正确地结合起来考察,以至发生了许多不确切的猜想和推测,甚至错误。据我的考察,“骊靬”就是“罗马军团”的意思,它是一个带有军事色彩的词语。或者说,中国在西汉时期确确实实与罗马帝国的军团发生了接触,而这支罗马军团最后就在今天河西走廊的永昌市附近居住下来了。这只要对照一下当今世界几大语言中的“古罗马军团”一词的读音,即可一望而知。请看:
  一、汉  语:骊靬[音 líqián梨虔]
  二、意大利语:Legióne
  三、英  语:Legion[li:dзn]
  四、法  语:Légion
  五、德  语:Legion
  六、西班牙语:Legión
  上述这六种当今世界主要语言有关“古罗马军团”一词的发音基本相同,由此完全可以断定,“骊靬”即“罗马军团”的意思。
  秦汉时期对周边国家和地区的取名方法很多,标准不一。如:安息,即帕提亚帝国,其创建者为Arsak,汉人遂因其王名称其国为安息。乌弋山离国,前2世纪至1世纪伊朗高原东部的一个地区或半独立国家,汉语的名称是其首都的音译。楼兰国得名于“牢兰海”(即罗布泊)。高昌,汉时的屯戍重镇,元帝时在其地构筑了军事壁垒,以其“地势高敞,人庶昌盛”而得名。其他还有取酋长名的哀牢,等等。
  当西汉之时,罗马是一个军事强权的帝国,几乎全民皆兵,元老院和军事巨头频频发动对外战争,四处攻略,称霸于世。当时罗马给世人的最强烈的印象,应该就是它所发动的战争和它庞大的军团。所以,中国的史籍从西汉司马迁的《史记》开始,就将“罗马军团”作为这个国家的称呼,这是符合当时罗马历史特征和实际情况的。
  历史地理学家史念海在其1991年12月出版的《河山集(五集)·河西与敦煌》中说:“骊靬为县名,当是因骊靬降人而设置的。以域外降人设县,亦见于上郡的龟兹县,其县也是因龟兹国的降人而设立的,这在汉时已是通例,无足为奇。”史念海的这一说法应是比较符合历史实际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