帐号:    密码:
 
    [您是第
402019年01月08日
位访问者!]
 
当前位置:  首页  西部游闻

敦煌壁画里的刘萨诃和永昌圣容瑞像

2012-06-28 来源:甘肃联合大学旅游学院 浏览:3937

圣容寺位于县城北10公里处。据多种佛教史籍记载,北魏太武太延元年(435年),西去印度的刘萨诃和尚行至番禾郡(今永昌县)东北望御谷山,预言此山裂开当有瑞像(佛像)出现,时平则佛像俱全,时乱则首落。到了北魏正光元年(520年),果然有一佛像现于岩间,唯少头。40年后,却在距此山岩200公里之遥的凉州(今武威)城东7里发现佛首,即“奉至山岩安之,宛然符合”。北周武帝保定元年(561年)立为瑞像寺。隋大业五年(609年)隋炀帝亲往礼拜,改为感通寺唐中宗时又改称圣容寺至今。因它与位于县城北1公里许的前大寺(金川寺)相呼应,故又称为后大寺。圣容寺在古代是受到朝野重视的海内名寺,在丝绸之路占有重要位置,一度僧徒多达2万人。后来几度衰落,现存有石雕佛像和一些石窟。圣容寺塔保存完好(唐塔,与西安大雁塔甚似),1981年被列为省级文物保护单位 今永昌县圣容寺和石佛瑞像及与两者紧密联系在一起的圣僧刘萨诃,已发现在敦煌莫高窟至少十个洞窟的壁画里都有大量描绘,在敦煌遗书、佛教文献中也有丰富的记载。

刘萨诃和尚(360-436年),出生于文成郡(今山西吉县)东北的一个稽胡族家庭中。其家巨富,奢豪乡里。刘萨诃身材魁梧,精于武术,横行乡里,官府惧怕,百姓畏之如虎。他平时爱杀野牲,爱食野味。后来当兵,为梁城突骑,戍守襄阳。三十岁时的一天,刘萨诃会宴朋友,饮酒过量而假死。由于心口尚暖,家人没有葬他,过了十天,刘萨诃醒了过来,他给人们讲述了死去后的经过:阎罗帝君差鬼把他捉去,进行了审讯,指出他杀牲无数的罪行。开始他什么也不承认,后来在被害生灵的对质下,只好低头认罪,阎君判了他极刑,被投入油锅煎熬,又把他的焦骨捞起抛在地上。忽然,有一股凉风吹聚其骸骨,恢复其形。在鬼使的指引下,他游遍了各种地狱,见到诸多已故亲朋,亲朋们嘱咐他复活后带信给家人,让他们速舍资财,建造寺塔,超度亡魂,拯救他们。后来,他看到观世音菩萨迎面走来,笑着对他说了悔过自新之法,令他出家为僧。他向前走去,被什么东西绊了一跤,忽然醒来,回到了人间。从此,刘萨诃于原郡出家为僧,拜入佛门,师傅为其取法名为“慧达”。这成了刘萨诃一生的转折点,他成了一名十分虔诚的佛家弟子。东晋孝武帝太元十五年(390年),他游历江东佛教胜地,瞻仰佛祖真容,宣教观礼,受到佛界的普遍敬仰。刘萨诃在江东学佛,宣教八九年,于东晋安帝隆安二年(398年)返回原籍。去了天竺学佛法,观佛迹。返回后,于409年至414年,又在原籍进行宣扬佛法的活动,影响非常大。刘萨诃一生宣教敬佛40多年,在江东和原籍共活动了20多年。从东晋安帝义熙十年(414年)至刘宋文帝元嘉十三年(436),大约22年时间,他在河西走廊敬佛。这一时期是刘萨诃和尚佛事生活中最为重要和辉煌的阶段,在佛界的影响也最为深远。

敦煌莫高窟壁画反映了他在江东的佛事活动,但大量的是他在河西的活动情况,特别是在番禾县(今永昌县)的活动情况。在许多反映佛事活动的壁画中有相当一部分是围绕刘萨诃曾预言过的事描绘的。而刘萨诃一生中最受佛界尊崇的也是他的预言一次次应验。他预言过的事,在以后几十年或几百年里都得到了验证。古番禾县北御谷山圣容瑞像的出现就是他于北魏太武帝太延元年(435年)预言过的,他预言说:“此山以后当有像现,宝像出现时,若身手完备,预示着世乐时康;若宝像残缺,预示着天下离乱,黎民饥馑。”87年后的520年,这里的山崖雷震山裂,出现了圣容瑞像,惟缺头。僧俗制作佛头,安装复落。此后的40年中,天灾人祸连连发生,北魏朝廷苛政失道、百姓饥苦,正好应验了他的预言。这一情节,在五代的敦煌莫高窟第72窟南壁通壁都绘有《刘萨诃因缘变相》,即以刘萨诃预言凉州番和郡御谷山谷出像为主,反映了刘萨诃的其他事迹。画面庞大,情节繁多。它的下部分遭受自然损坏,模糊不清,上部分保存完好。仅上部分的画面就有石佛像出现无头时、僧俗另外制头安装复落时、凉州七里涧出现佛头时、僧俗抬送佛头到御山安装时、以及装成后人们欢庆时的情景等等,把御谷山谷中的石佛瑞像描绘的十分详尽。画面上的榜题就有30多幅,如“圣者刘萨诃和尚”、“盘和都督府御谷山番和县北圣容瑞像”等。这个情节在中唐(即吐蕃占领时期)开凿的第231窟和237窟佛龛录顶东坡,画中有两个画像,榜题:“盘和都督府仰容山圣容像”,也是文献中所说的凉州番禾县山开出现的瑞像。这在《御山石佛瑞像因缘记》石碑中有明确记载。在五代初,统治瓜、沙二州的归义军节度使曹议金开凿的莫高窟第98窟、五代末曹元忠及妻翟氏开凿的第61窟、55窟北屏的后面,都画有以上内容。同时,这几个洞窟的壁画中还有几处绘着《御山石佛瑞》石碑中所记的猎师李师仁逐鹿与此山,遇见神仙化寺,见佛见僧人然后出现山裂出像的画面。此外,在莫高窟藏经洞发现的绢画中,也有以番禾御谷山中石佛瑞像故事为内容的画面。莫高窟彩塑雕像中,还有几个窟是以番禾御谷山中石佛瑞像作为窟室主尊佛像而雕凿的,如莫高窟300窟等。

557年,也就是番禾石佛瑞像出现30多年后,凉州东七里涧夜有祥光,是一佛头,僧俗把佛头迎送到番禾县御谷山进行安装,结果是“飞而暗合,无复差殊”,于是官民“悲欣千里”,进行了热烈的庆祝。从此,天下太平,人民安居乐业。这正好又应验了刘萨诃“宝像身手俱全,预示天下太平,民生安乐”的预言。倒了北周末年,石佛的佛头多次跌落,僧俗惊恐,朝廷知道后,派大冢宰和齐王亲自前往调查。过了不长时间就出现了饥荒、兵乱和北周皇帝禁寺灭佛的事。这就又证实了刘萨诃“若宝像残缺,预示着天下离乱,黎民饥馑”的预言。以上这些情节在敦煌莫高窟第72窟南壁,第98窟、第61窟西壁和佛台后都有大量反映。在唐代开凿的第203窟、300窟和323窟等洞窟中的彩雕塑像中,都有番禾郡御谷山以石佛瑞像为主尊佛的雕造佛像等。还有被英国斯坦因和法国伯希和盗走的众多壁画,如《刘萨诃和尚》《凉州瑞像图》、《刘萨诃与凉州瑞像变》等多幅。由于刘萨诃的预言屡屡得到证实,因此到隋唐,“他呗推向了至高无比的地位,在佛教文献中,他被尊为刘师佛、刘大菩萨、佛教第二十二代宗师。”河西走廊信仰尤甚。“刘萨诃所享有的社会地位,在相当长的历史时期,远远在许多高僧之上”。在敦煌莫高窟里,与其他高僧相比,关于他的故事壁画最多,藏经洞里有关他的资料也最丰富,可谓影响大而深远。他也是继公元4世纪乐僔、发良以后,与修建敦煌莫高窟最有关系的大和尚之一。敦煌研究院的专家们考证研究,显存的莫高窟第268、272、275一组洞窟,应是刘萨诃活动与河西时开凿的。古籍记载,刘萨诃曾在永昌县云庄山住过,可见今永昌县云庄石窟寺也应是刘萨诃在这一时期开凿和建造的。

番禾县(今永昌县)北御谷山石佛瑞像和圣僧刘萨诃的佛事活动,除在敦煌莫高窟有大量壁画记载外,据《敦煌研究》介绍,在莫高窟藏经洞发现的大量遗书文献内有关今永昌县北圣容瑞像和圣僧刘萨诃的记载也非常丰富。其中的《刘萨诃因缘记》和《高僧传赞·刘萨诃》被法国伯希和盗走,现藏于法国巴黎图书馆,《刘萨诃与凉州瑞像变》被英国斯坦因盗走。现存的佛教文献中,如《冥祥记》、《佛记》、《高僧传》、《续高僧传》、《释迦方志》、《神僧传》、《法苑珠林》、《佛祖通纪》、《广弘明集》等均有这一内容的大量记载。新中国成立以来,国内和敦煌研究院的专家学者,就古番禾圣容寺的圣容瑞像与刘萨诃和尚以及与莫高窟的壁画遗书发表了大量的研究文章,肯定了古番禾郡(今永昌县)北圣容寺和圣容瑞像在历史上的影响和现今的研究价值。